一代伟业 称霸春秋
春秋晋国城位于曲沃县史村镇,根植沃土,晋国君王在此
成就一代伟业,称霸春秋百余年
故国简史/春秋晋国城

成王封其弟叔虞于唐(今山西翼城西),为当时重要封国之一。叔虞子改称晋,后曾迁都于曲沃(今山西闻喜)、绛(即翼,今山西翼城)、新田(今山西侯马)等地。西周末年,晋文侯拥戴平王东迁洛邑,杀死在西周故地自立的携王,为东周的缔造立下大功,受到平王奖赏。

春秋初,晋国内部出现公室与贵族争夺君位的长期斗争。从晋昭侯元年(前745)封其叔成师于曲沃,到晋缗侯二十八年(前679)曲沃武公正式受命为晋侯,经过六七十年,才以旁枝取代大宗,重新建国。新建的晋国充满活力,武公之子献公(前676-前651在位)大力扩张,曾伐灭耿、霍、魏、虞、虢等国,并战胜骊戎、赤狄等族。其后因争夺君位,晋国发生短期内乱,但到文公(前636-前628在位)即开创霸业。城濮之战,晋国打败楚国,大会诸侯,被周襄王正式赐命为霸主。以后象秦、齐这样的大国都无法与之对抗。能长期和晋较量的只有楚,但双方互有胜负,形成两强更迭把持中原霸权的局面。春秋初年,受封于曲沃的公子成师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终于夺得君位。献公吸取这一历史教训,对同姓公族采取杀戮和放逐的策略,而任用异姓大臣为辅佐。灵公时,赵盾杀君更立他人,开晋大臣专权的先例。以后,各异姓大臣的势力愈来愈大。厉公(前580-前573在位)为加强公室、削弱强臣,曾利用大臣间的矛盾诛灭掌权的异姓大臣,但接着自己也被另两家大臣栾氏、中行氏所杀。悼公时(前572-前558在位)君权曾有所加强,但也未能扭转局势。昭公(前531-前526在位)以后,晋国形成强大的范、中行、知、韩、赵、魏六卿,公室已不复成为重要力量,六卿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更加激烈。定公时(前511-前475在位)范、中行两家首先败亡。哀公四年(前453),韩、赵、魏三家又共灭知氏,三分其地,晋国实际上已被三家瓜分。烈公十 九年(前403),周威烈王正式承认韩、赵、魏三家为诸侯。静公二年(前376),韩、赵、魏三国废静公,建立近七百年的晋国灭亡。

重要事件/春秋晋国
前739年,晋昭侯把曲沃封给晋文侯的弟弟桓叔,晋国被分成两个行政区
前679年,曲沃武伯统一晋国,周厘王封曲沃武伯为晋国君主,并列为诸侯,曲沃武伯改名为晋武公
前661年,晋国占领了耿国、霍国和魏国
前656年,骊姬之乱,世子被迫自 杀,重耳逃走
前655年,晋国使用假途伐虢之计,占据虞国和虢国
前651年,晋献公逝世,骊姬之乱结束,晋惠公即位。
前646年,因为晋惠公拒绝向秦国卖粮食赈济饥荒,秦穆公大怒,在韩之战攻打并打败晋国。
前636年,重耳(晋文公)即位
前632年,晋楚城濮之战,晋国打败楚国
前628年,晋文公驾崩,其子晋襄公即位
前627年,晋秦殽之战,晋国打败秦国
前621年,晋襄公逝世,其子晋灵公尚幼,国相赵盾掌握政权。
前607年,晋灵公被杀,其叔晋成公即位
前600年,晋成公逝世,其子晋景公即位
前453年,韩、赵、魏三家灭知氏
前403年,韩、赵、魏三家为诸侯。
前349年,韩、赵两国杀晋君,晋国灭亡
晋国源头/晋国
由于司马迁的《史记》与班固的《汉书》记载殊异,“一代良史,班马并称”,后世学者各有所祖,争论不休,成为久悬不决的历史疑案。尤其是晋国的源头,古代多半地理学专著皆祖《汉书·地理志》太原郡晋阳条下注:“故《诗》唐国,周成王灭唐,封弟叔虞。龙山在西北,……晋水所出,东入汾”之论,故而“晋阳(太原)说”长期占据统治地位。自顾炎武《日知录》“翼城说”问世后,两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尚争论不下。随着天马(翼城)——曲村(曲沃)遗址北赵晋侯墓地的发掘,“翼城说”已在史学界形成广泛的认同,但仍有个别学者对此颇有微词。为澄清这一问题,笔者认为有必要就“晋国的源头在翼城”这一本应尘埃落定的结论再做一番考辩。
晋国是在夏商时期遗留下的古唐国废墟上建立起的屏藩周室的军事藩国,其源头可追溯至帝尧时代。也就是说,叔虞所封的的唐国与帝尧时代的唐国属于同一地理方位的历史延续。唐是晋的前身,晋的早期都城称“翼”,燮父改晋是因古唐国范围内的“晋水”之故。所以探讨晋国的源头首要问题是必须搞清楚尧受封唐侯的“唐”和早期都城“翼”以及燮父改晋所因之的“晋水”的地望所在。
故城遗址/晋国
晋国故城遗址,东周时期晋国晚期都城,位于山西省侯马市。公元前585年~公元前416年。晋国故城遗址是春秋时期晋国晚期都城新田的旧址。古城址南北长约1400米,东西宽约1200米。城址内发现有制造铜器、陶器、石器、骨器的手工业作坊等遗迹。其中铸铜遗址的面积达3000余平方米,出土文物非常丰富,包括100多块铜锭、铅锭、铸铜生产工具及3万余件陶范。此外,在城址的南部还发现了400余个土坑,坑内葬有牛、马、羊和玉币等物,其中的41个坑内出土了******的“侯马盟书”。
晋国故城遗址的发现,为研究春秋时期晋国的历史及其都城形制提供了重要资料。
地理位置/晋国
晋原本叫做唐,是夏朝的故地,称之为夏虚。古唐国在周朝建立前就已存在,属于尧的后裔。周成王时,将弟弟唐叔虞封于此,当时仍称唐,其子晋侯燮即位后改名为晋。
晋开始只限于今山西南部的汾水流域一带。进入春秋后,于晋献公时期迁都于绛,并开始其扩张进程。后来形成了地跨今天的山西、河北大部,西到黄河西岸,据崤山,西北远达到汝水之滨,南到今河南北部的广大疆域。
骊姬乱晋 /晋国
曲沃武公立三十七年而代翼,成为晋君,号“晋武公”,都翼。
晋武公在位两年薨,子献公诡诸立。都绛。
晋献公是一位十分有作为的国君,他挟着曲沃代翼的余风,率领充满新生活力的晋国大肆扩张,先后伐灭霍,魏(此魏非战国之魏国,却是其龙兴之地),耿 ,虢,虞(借道於虞而灭虢,随后灭虞;唇亡齿寒的典故出于此)等诸侯国。强大的晋国,“西有河西,与秦接境,北边翟,东至河内”。
可惜,英雄难过美人关,晋献公攻打骊戎的时候得到骊姬,对她倍加宠爱,想立她的儿子奚齐为太子,就命太子申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公子夷吾居屈,以此表示他的想法。后来,赐太子申生曲沃,这样一来更加明显地表达自己不立太子申生为君的想法(太子为国之储君,应在都城,而封以旧地,就像是清兵入关后,如果把皇太子封到燕京,那也就是不会立他了。)而骊姬时常吹枕头风,更通过陷害,让献公误以为太子申生想害他,于是赐死太子申生。重耳、夷吾害怕殃及自己,先后逃亡。献公薨,里克杀奚齐。荀息立奚齐异母弟(骊姬之妹少姬之子)悼子子。不久,里克弑悼子。里克先后迎接重耳、夷吾,可是两位公子都不信他,而夷吾通过秦穆公的帮助回到晋国,在秦穆公的帮助下,成为晋国国君,是为晋惠公。晋惠公担心里克迎立重耳,于是诛杀里克,名义是里克弑二君杀一大夫(奚齐、悼子、荀息)。
晋惠公不仅违背当初对秦的许诺,还诛杀了里克、丕郑、七舆大夫,大失民望。此外,他还不礼周天子的卿士召武公,在诸侯之中,名望降低。荒年来到,晋得秦助,有米。等到秦国遇上荒年,向晋借米,晋惠公却听信庆封的话,以怨报德,趁机攻打秦国。结果晋国大败,晋惠公被俘。秦穆公的夫人是晋惠公的姐姐,见到弟弟被俘虏,哭得很伤心。秦穆公听了大臣的意见,就把惠公给放了。晋惠公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让太子圉到秦当质子。太子圉的母亲是梁女,结果秦灭梁,晋惠公又病重,太子圉担心有变,就逃回晋国。晋惠公薨,太子圉立,是为晋怀公。
秦恨晋怀公当初的不告而别,就寻找重耳,想立他为晋君。晋怀公下令让当初随同重耳逃亡的晋人在限期内回到晋国,不然灭其家。秦穆公帮助重耳入晋,栾枝、郤榖等人为内应,弑晋怀公。重耳立,是为晋文公。
平阳与唐才不在联在一起。
晋之得名/晋国
晋国得名实缘于古唐国范围的晋水。晋国始封的中心地带,据北京大学考古系邹衡教授估计:“在翼城的翔山以西,曲沃县的汾水以东,浍水以北,翼城、曲沃二县的崇山一带,东西长约三十,南北广约十五公里的狭长地带。”燮父时期的疆域仍当保持此水平。一些文献曾记载“尧墟南有晋水”此范围正在尧墟南,即“河汾之东方百里”的古唐国。
旧说晋之得名源于其地有晋水,而这晋水在太原。因太原的“晋水”与叔虞封唐的地望差之千里,绝然不是燮父改晋因之的晋水。由于在地处晋南一带的古唐国范围内找不到晋水,许多专家学者将“晋”字与唐叔虞的武功和政绩以及当时的生产方式结合起来,衍生出诸多晋国得名说。如“善射说”、“献嘉禾说”,甚至还有“族徽说”、“图腾说”和“晋地卦说”。
其实,笔者认为班固所说的“晋水说”较为妥当,只是地望与古唐国不符。太原的晋祠、晋水,皆以子晋得名,这里的“子晋”即周灵王所封的太子晋,也名王子晋。有人说,今平水即晋水,而《水经注·汾水》认为平水“经平阳城南,东入汾,俗以为晋水,非也。”否认了平水即晋水之论,且当时古唐国地望在今翼城、曲沃、绛县、襄汾、侯马之间,而其政治中心在翼,平水的方位与这一地望也不甚相合;也有人认为浍河即晋水,如刘泽民等主编的《山西通史》卷一《晋的来历》说:“晋国实缘于晋水,但这里所说的‘晋水’绝不是太原西南之晋水,而是地处古唐国范围的晋水。一些文献中曾记载在尧墟南面有晋水。唐尧之墟在考古上已证实即今襄汾县的陶寺遗址。如果考虑到唐尧部落的活动范围是以陶寺为中心的汾河河谷地带的话,那么,翼城及其西北,包括曲村遗址在内,都属于尧墟范围,尧墟南侧的大河也只有浍河,所以可能浍河就是晋水。”也有人说晋水即指今翼城、曲沃交界处的天马——曲村遗址附近的滏河,疑其古名晋水,据考今天马一曲村一带当为晋都“绛”。但也有学者认为燮父继位后,嫌“翼”都交通闭塞,曾营建绛都,因其规模逾制,“康王使让之”,未敢迁都,至其子武侯时才都绛,故而燮父改晋的晋水,仍应在今南梁故城一带寻找。
降大任在其所著《山西史纲·晋国建号地望》中所言:“另有学者认为即今翼城之涧水,涧晋音近,涧水即古时晋水”。若果真如此,此水恰在南梁镇故城一带。据考证,在今翼城县南梁镇故城村附近有座小城叫“桐城堡”,在桐城堡的南边有一水环绕,名曰天河。河的上游为滦水,滦水和翔翱山上下来的洪水汇合为“天河”,成为浍河的支流,这股常流之水被当地人们称为晋水。距此不远的绛县仍有村名“晋峪”。至今这里仍流传着“涧峡自古是晋峡,滦水老早是晋水”的说法。
其实,涧水曾被称为滦水,是为了纪念死于晋哀侯之难的晋大夫栾成。清代翼人王世家在其所著《唐晋辩》中说:“余以谓之滦水,即晋水也。滦水所经,今有晋峡二村焉。晋古音箭,今土人读为涧峡,而讹写为涧下耳。”清乾隆十九年任曲沃县令的湖南湘潭人张坊对晋国史颇有研究,在其《咏晋都》诗中云:“故城城外看流泉,唐叔初封始卜迁。改国昔因池浩瀚,作宫曾爱水回旋。阳阳似相居豳旧,兆吉还同定鼎年。漫羡太原悬瓮出,何如此地涌清涟。”
地   址:山西省曲沃县浍河水库北岸春秋晋国城景区
马经理:18735719551
固   话:0357-8888888
备  案 号 :晋ICP备19013432号-1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临汾)有限公司 -百度山西地区营销服务中心